残酷事实!电竞选手最高年收入不及中超球员一场_0

  “许多孩子只看到电竞选手夺冠后的光鲜,以为一边打游戏一边就能名利双收,却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的惨烈,真正成功的人凤毛麟角。”Sky对《IT时报》记者说,就像若风、微笑等选手,已经代表了中国的顶尖水平,但是他们每天仍要刻苦、甚至疯狂地训练。因为选手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奖金,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比赛压力,如果打不出成绩,很快就被淘汰。

  《英雄联盟》夏季联赛和本周的ChinaJoy系列活动,让知名的WE战队忙得不可开交。不过,WCG前世界冠军“人皇Sky”李晓峰还是抽空接受了本报的专访,谈起中国电竞选手现状和中国电竞业的发展,开朗的Sky眉间又紧锁起来。

  最高年收入不及中超球员一场球

  作为全国最知名的电竞俱乐部之一,WE战队在世界舞台上为中国带来了许多荣誉。其中,Sky于2005年、2006年两夺WCG《魔兽争霸3》(以下简称WAR3)全球总冠军,是迄今为止华人在该项目上的最好成绩,而WE《英雄联盟》(以下简称LOL)团队于2012年夺得了第五届IGN职业联赛冠军,这是中国战队在LOL国际比赛中的第一个世界级冠军。

  在俱乐部建设上,WE战队颇令同行羡慕。卓越的成绩让WE拥有着极高的人气,因而也吸引了大量赞助商的加盟,有广告代言等商业模式,也有自己的电竞迷俱乐部。在投资方的支持下,位于宝山的训练基地,为选手们打造了良好的生活和训练环境。不过,即便是这样顶尖的俱乐部,其选手收入也不算太高。Sky透露,在包吃包住的情况下,LOL选手的月收入近万元,不包括奖金。奖金方面,自第一次参赛以来,LOL队长若风的奖金总计为6.5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40万),而国内中超球员一场球的奖金有时可达100万以上。

  要知道,若风等人已经代表着国内电竞圈最高的收入水平,一些底层的电竞选手由于找不到赞助,只能在网吧做代练,靠卖游戏装备为生,有的月薪才一两千元,温饱都成问题。

  每天疯狂训练

  “许多孩子只看到电竞选手夺冠后的光鲜,以为一边打游戏一边就能名利双收,却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的惨烈,真正成功的人凤毛麟角。”Sky对《IT时报》记者说,就像若风、微笑等选手,已经代表了中国的顶尖水平,但是他们每天仍要刻苦、甚至疯狂地训练。因为选手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奖金,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比赛压力,如果打不出成绩,很快就被淘汰。

  LOL战队的生活作息采用准军事化管理,凌晨2时休息,早晨11时起床,除了吃饭和体育活动,每天都要训练十几个小时,包括无数次敲打键盘和战术研讨。几乎从睡醒开始,他们就在训练,这种枯燥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。

  “我们的训练强度不比体育运动员弱,但在整个支撑体系上,他们却比我们好很多。”Sky说。运动员练得好可以进省队、国家队,由国家进行培养,到奥运会上为国争光;而电竞选手不同,在许多家长的印象中,电竞就是打游戏、就是玩,许多孩子都是和父母闹翻后,孤零零一个人在外闯荡。

  据介绍,目前从事电竞主要由俱乐部推动,这些俱乐部良莠不齐,有的只是想尽快谋利,使许多选手生存环境恶劣,居无定所,如果不出成绩,很容易被俱乐部抛弃。

  退役后转型艰难

  面对这些十八九岁稚嫩的脸庞,Sky的心中感慨万千。对于一名电竞选手而言,其运动生命只有短短的3~5年,如果一款游戏突然没落,对于主攻这款游戏的选手而言也是灭顶之灾。作为WAR3选手的Sky深有体会。“今年是WAR3最后一次登陆WCG,看着WAR3,就像看到自己的影子。一名电竞选手不太可能同时从事多个游戏项目。”

  Sky说,在这些年中,他们发现,选手退役之后的转型,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尽管社会上和电子竞技相关的工作不少,但是电竞选手们大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文化课程,日常的人际交往也比较少,他们在转行做解说、做教练的过程中显得比较吃力,“选手的教育、培养、人格发展需要投入一定成本,而一些俱乐部急功近利,对这些东西不是很重视。”

  国内产业链诸环节均不成熟

  这些年来,电子竞技在韩国发展得风生水起,但在中国,电竞生态环境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。

  Sky说,现在国内电子竞技圈有一个特点,随着腾讯、等互联网厂商的关注和投入,让电子竞技“网络化”,随之带来的效应是参与者多、厂商赚钱、从业者收入提高、职业化进程加快。但是,整个产业链并没有完善,一个成熟的电竞产业应该包括协会管理、资方、观众、选手和俱乐部、节目制作方等,目前国内这些环节都不成熟。

Author: Chenai202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